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苗族联盟网

搜索
查看: 42|回复: 0

李子不哭 4eleavub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2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9
发表于 2017-6-26 16: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树上挂满李子   

  李子不苦   

  徽州古镇,小桥流水。时已春末,畦栽的李树梨树纷纷挂起果实。   

  树荫里,王约偷偷瞥视身前女孩那张不能让你的个性成为前进的阻力带着泪痕的脸,不禁想起家中天井里那棵一直不结果的梨树,那春寒料峭时冻雨纷飞,一瓣一瓣雪白自僵瘦枝干上疏落的梨树。   

  “那个……那个……李子。”小男孩团团转,焦急地踱步,不时抬眼望向女孩,开口欲言,却总是煞了尾。   

  “有屁你快放!”木子李委屈的情绪被小男孩小心翼翼到羞怯的表现酝酿成焦躁,乳牙紧紧咬住嘴唇,眸子紧盯着面前的小男孩,梨花带雨倏减重的一周食谱你可要记牢忽变为侵略如火。   

  突如其来的爆发将王约吓得一怔,垂下头,自眼眶中滚出了大滴大滴的晶莹,揪着衣角的双手颤抖起来,继而全身开始瑟缩——是他习惯性接受她训导的动作。   

  男孩子总要比女孩子发育迟缓许多,在王约还像根豆芽菜时,他的李子就已经抽条,像一根长长的甘蔗。身高上不可逾越的差距,加之笨拙又朦胧的情愫,总让王约畏缩。   

  或许是深刻在遗传因子里的母性本能发作,平日对王约动辄撕咬的木子李咀嚼了一会下唇,眉头攒成一个心字结,缓缓站起身来,柔荑轻抚上王约的顶门。   

  “豆芽,你没事吧……对不起。”   

  在木子李抬手轻放至王约头顶时,王约全身颤抖的幅度骤然增大。好多年后李子敲敲他的头问他,那时候是不是害怕挨揍,他很累了,便向李子尽力笑笑,没有说话。   

     

  耳边女孩如黄莺娇啭的轻声安慰,令王约好似被一块大大的棉花糖包裹了起来,既柔软,又甜蜜。   

  他轻轻掸去睫毛上的晶莹泪滴,向李子摆出他所能做出的最灿烂的笑容。   

  李子低头静静看着王约,奇怪的氛围笼罩在两人周身,无论什么动作,都是逾矩,无论什么言语,都是尴尬。   

  她忽然抬起手臂,引动王约的条件反射,他弓身后闪了好几步。   

  用尽全力忍耐着要去追打男孩的情绪,木子李视线投向手指所指的方向。   

  “豆芽,你看,结李子了。”   

  骀荡春风穿林而过,与柔嫩树叶耳鬓厮磨,沙沙作响,日光成束扫过,叶荫里有不少李实已经染上深紫。   

  男孩的眼睛明亮了好几分,又略带遗憾地皱起眉头,嘟着嘴,尽力装成一个小大人。   

  “李子,这些李树结了果也没有用啊,记得爷爷教我背的书里,有‘李在道旁而多子,此必苦李也’,所以这些果子都是不能吃的……”   

  小男孩向他的李子挑挑眉毛。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最厉害的一面,这种感觉总会让人愉悦。   

  “那你爷爷让你背的书里,有没有说,会爬树很重要呢?”双手抱在胸前,用慵懒的姿态出言反驳。木子李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王约,那冷冽寒光令小男孩不禁一颤。   

  “真是个胆小鬼……”木子李撇撇嘴,不满地低声嘟囔。继而三步并两步跑向最近的一棵李树,借助跑的速度攀缘而上,敏捷不逊猿猱,看得一旁的王约目瞪口呆,嘴巴足能塞下一个西瓜。   

  她自茂盛林叶中,选了一颗最大、颜色最深紫的李子,在小男孩的惊呼声中纵身跳下枝桠。   

  将垂到额前的碎发绾至耳后,木子李大大咧咧地摊手将李子递给王约。   

  王约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拈起,眼底波光流动。   

  “李子,这是,这是给我的?”小男孩直直的目光看得木子李脸畔发烫,她忙不迭地回过身去。   

  “你尝尝看,这李子是不是苦的,我要让你知道知道,你那几本破书里写的东西都是胡诌。”   

  王约抚摸着手心上捧着的李实,迟迟不敢破坏这件李子第一次送给他的珍宝。   

  “快吃!”他面前的女孩回过头肃声道,用她面对他时一贯的娇蛮口气。   

  王约像只啄食食物的饥饿仔鸡,迅速点头,捧起手上的李子猛啃了一口。   

  酸到极致的汁水在他口腔中爆开,一波一波暴烈的感觉冲击着他的神经,在咀嚼中,王约几乎要翻起白眼,恨不得当场昏死过去。   

  强忍着将要迸出的泪花,王约向面前的女孩用力一笑,想说话,酸涩的余味却让他打了个寒噤。   

  “喂,到底怎么样啊。你看你青面獠牙的那个样子。”木子李满脸嫌弃,白癜风患者如何寻医问药斜着眼瞟视王约。   

  “李、李子不苦……”他挣扎着说出一句末尾带着颤音的话,龇牙咧嘴的样子逗得木子李捂着肚子放肆地笑起来。   

  小男孩也摸着后脑勺傻笑起来。   

  他的李子,终于不哭了。   

     

  他们相对侧卧在青草层层密铺的土地上,望着对方青涩的眉眼。   

  小男孩迟疑了好久,才终究启唇相询。   

  “李子。”   

  “嗯?”她闭上眼睛,似鹤尾扇般的睫毛轻垂,便遮盖了所有心事。   

  “李子,以后我陪你,不哭了好吗?”   

  ……   

  “好。”她的声音很轻。   

  小男孩眼前天光闪烁。   

  他很高兴。   

  因为李子不哭。   

  二   

  我要一直跟着你   

  不要你哭   

  王约的爷爷是个标准的老学究,古板严厉到苛刻的那种。王约还记得,父亲带他从美国回到这个镇上的那天,爷爷和父亲吵了一大架,激烈地争论,自日曜中天至夜影葱茏。   

  第二天睡饱醒来,他的父亲就不见了,只剩下总是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固执地抿着嘴角的爷爷。   

  不过又有李子,闯入了他的生活。   

  孩提时代总是最幸福的,因为或悲恸,或喜悦,或激动,或平静,对那时的他来说,都只能是后知后觉。   

  妈妈去哪里玩了呢?他迷茫,也渐渐习惯了。   

  只有李子,她的出现,让王约感觉,比那些爷爷逼他喝下的又苦又涩的褐色浓汤,更让他刻骨铭心。   

  对他来说,即便是杏花春雨的江南,也是遍地陌路人的冷漠荒野。转到当地上学后,他一直被同学嘲笑,说他是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野孩子。   

  他总是想,如果真得像那只奋起千钧棒的猴子一样,有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倒也挺好,不过想着想着,他同样总是落下泪来,而爷爷不让他哭,说这样不是男子汉,还说他只能接受。但是人生中第一次叛逆期的威力,却在这方面显现出来,爷爷越是用诗书礼义来框缚他的多愁善感,他的情绪反而越加敏感。   

     

  那日放学,他如往常一样地,自己孤身一人经行小道,慢步回家。青石板,葳蕤杨柳,暖暖的阳光。   

  身后像往常一样地,传来一群人的哄笑和调侃,像往常一样地,有泥土和石块飞来,他身上的白衬衫,一如往常,染上点点污迹。   

 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1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1
发表于 2017-7-12 00: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楼主继续发好贴,支持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4

帖子

13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2
发表于 2017-7-12 10: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4

帖子

13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2
发表于 2017-7-16 14: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苗族联盟网 (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14003725号  

GMT+8, 2017-7-24 12:34 , Processed in 0.087171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CNM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