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苗族联盟网

搜索
查看: 5|回复: 0

如有月华来相照 qnxcanqa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2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9
发表于 2017-6-27 07:2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   

  桃花掩映,枝桠相接。   

  “云谁之思?西方美人——”稚嫩的童声携着清风自雕花窗内徐徐传来。尚是幼年的皇子顽劣心性千方百计甩脱了侍卫的跟从,游离无的得来到了一方清雅   

  的小苑,透过重重花枝看见那个朗声读着诗经的女童,素面白衣。   

  电光火石,一念之差。   

  壹.   

  屡立奇功的年轻将军谢恒在与金都国的抵死拼杀中命丧沙场,派去寻找遗骨的士兵去了一波又一波,终是在马蹄秋风之下找到了面目疮痍的谢恒,尸体冰凉   

  。护送回家的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雨,雨水滴答,自青石长阶上漫溢而下。缟素乌发的谢清皎步履轻颤走到红漆棺旁,站了很久终于扑通一声跪下,泣音怆然。   

  父兄接连战死于沙场,盛名响誉的谢家如今只剩她一个孤女,门庭萧条在所难免。   

  仆人家奴尽数被她散去,自此至后,便独留她一人吧,那段暗无天日的岁月里,连窗前的桃花也失了颜色,她记得兄长离开长安的时候,铁甲银俊朗的模   

  样,他朝谢清皎笑的如风:“阿皎,哥哥会平安的回来的。”万骑绝尘,家书难寄,到最后,回来的只剩了一把枯骨。皇帝为抚慰她丧父失兄之痛,绫罗绸缎翠   

  玉金钗,几乎每日都会派人送来,照的整个谢府亮堂堂的。可是那段时间内唯一的亮色,是当今皇上的四皇子龙毓,常着一身流云青衣,袖口笼着几叶未开的碧   

  竹,温润尔雅做足了皇子的飘逸风姿。他常常会来府中看望谢清皎,他陪她散心,得她冷落却毫无怨言。   

  他知她心郁悲痛,细心呵护。纵使谢清皎般孤傲的姑娘,也总是有心软的地方,何况他是在自己最为寂凉的时刻如千丈光源倏然破开,温暖加身。她想,她   

  是该信他的。于是在那个光景不算过于明媚的清晨,四皇子大婚,婚礼简朴只因应了新娘子方孤离的境遇。星如棋子,月色如练渗进菱形的窗柩,案几上燃着的   

  鸾凤双喜烛火光摇晃,曳出了满室的喜庆。新郎红袍玉带挑开新娘描了金线的盖头,盖头下的一张脸面若桃花如染红霞。他从来只见过他穿白衣的样子,清绝冷   

  艳,原来红裳也是如此灿烂溢目,似暗夜里生出的盘丝罗藤。   

  谢清皎抬头向他看来,眉目越发妖娆:“龙毓,我一直认为我今后都将是孤单一人,可是后来你闯入我的生活,我是真切的相信你北京中医白癜风可靠吗的,只盼你别让我失望。   

  ”少年倜傥,与面前人十指相扣:“阿皎,你放心,龙毓此生,决不负你。”又怎忍心负你呢?光影迷离,芙蓉帐销,那个时候谢清皎复突然想到了一句很矫情的句子,说的是红线千匝绕,你在枕边轻笑,我于沧海回头,复又记起了你幻灭的容颜。她想,她应该是见过他的,不过忘记了何时。   

  嫁做人妇,她绾起了犹如泼墨的青丝,素衣白着,发髻间簪了暗玉珠花,整日坐于后院湖边小亭之上,面无表情,一坐就是一天,昼夜不分。   

  偏爱置了琴案抱把七弦古筝,听着乐声如潺潺流水自指下蜿蜒倾泻,仿若这世上再无烦恼,无悲无喜,无欢无离。龙毓时常过来看她,带了酥软可口的精致糕点。他拂拂衣袖坐在她身边,眼眸中带了笑:“阿皎,父皇很器重我呢。”她略偏了头,淡淡的:“王幸加身,莫忘初心。”龙毓想了想,旋即展颜一笑:“我自然明白,阿皎,娶了你是我此生最为庆幸之事。”   

  庆幸这世界如此之大,我刚好有机会陪你白头。   

  贰。   

  当今朝野,皇帝病重,皇子夺位之争愈加激烈,龙毓备受宠爱,虽文韬武略却失了几分坐上最高位的决绝之心。老皇帝自是看重他聪颖的四子,在前太子因事被废东宫空虚自己又重疾缠身的情况下,用尽最后力气下了诏书交予身边掌侍,于龙床之上溘然长逝。诏书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急速下达,不料生了变故,皇后早就知晓老皇帝心欲传位于龙毓,联合其子备了三千兵马在皇帝驾崩那日包围了皇城,烽火煌煌,一路鲜血横流。彼时掌侍正匆促接下诏书,却被跋扈的二皇子半途阻截,老皇帝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温和善良的皇后会为自己的儿子谋逆,并未有应变之法,宫中情势早已偏倒于皇后一头。为绝后患光明正大让二皇子登上皇帝之位,皇后下了诛杀令,龙毓毫无防备,当来势汹汹的兵士如潮水涌入府门之时,沉浸在父皇驾崩中的悲痛之心方稍收回。府中近百人用来抵抗不过杯水车薪,皇后华衣锦服立于众将之前,笑眯眯地说出的话却足以令龙毓坠入冰冷之境。她说:“龙毓,你母妃死了。”   

  三尺白绫,那个貌美的妃子还未得知何事,便已入住黄土。   

  短兵交接,铿锵作响,难以挽回的败势,希望近乎渺茫。如同寂夜中提灯走过,谢清皎一身白衣民间的偏方治疗白癜风可信不自修罗厮杀款款走来,如谪仙降世,秋风鼓动她的衣袍猎猎作响,她走到最高处,以睥睨天下的姿态举起手中浸过鲜血的兵符:“国之半数精兵,见符听令。”掷地有声,兵符是她作为谢家女本有的骄傲,皇后算计一切,却算漏了她。众将士皆俯首听命,情势瞬间回返。   

  皇后被龙毓一剑穿心,毫不留情。   

  龙毓跪在秋风中泪如泉涌,他想起母妃的好想起父皇对他的痛爱想起宫廷的险恶想起如今只余他一人。他跪了好久好久,跪到双腿麻木,谢清皎一直在他身边站着,血水流下染红了鞋袜。总是有事情在逼迫着你坚强逼迫着你成长,她说。   

  龙毓登基为帝,仿佛那夜的所有都是幻象,从未发生。他蟠龙绣袍眉目素淡,接过诏书朗声道:“今日朕登基为帝,谢氏谢清皎为中宫之后,赐其玺绶。”年轻天子威严万丈,容颜坚韧。   

  那天晚上,龙毓去了谢清皎的凤仪殿,谢清皎坐在桌旁描着一幅悠然的山水画,恬静安和。他唤:“阿皎?”   

  女子闻声抬头:“恩?你来了,快来看看我新作的画,如何?”他屏退左右,来到她身边:“墨入深处,云天不见。当配佳作。”谢清皎婉转笑开:“你总是夸我,其实我一点都不好。”龙毓蹙眉看她:“所谓天下无双,便是你在我心中。”灯花敲落,谢清皎盯着他看了好久好久:“龙毓,你究竟是为何喜欢我的?”年轻帝王不答话,只是轻轻将女子拥入怀中:“阿皎,我只剩下你了。”如梦中呓语,却模糊了繁星落入的眼眶。   

  帝王终究是要有后宫佳丽三千的,大臣明白,龙毓明白,谢清皎更明白。不过,如她那般的女子,高傲的性子,又怎愿意。那日御花园踏青,她倚在他怀里:“龙毓,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不喜欢和其他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龙毓隐隐高兴却不愿表露:“那你让我怎莫办?专宠你一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苗族联盟网 (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14003725号  

GMT+8, 2017-7-24 12:31 , Processed in 0.079304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CNM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